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最新365bet官网 > 娱乐资讯 > 正文

南柯一梦,随便写写的

时间:2019-11-03 21:59来源:娱乐资讯
周五的晚上,城市倾盆大雨。我后知后觉,因为在做梦。 跟着一个叫诺兰的导演,做了一场巨大完整而不消停的梦。 与旧识看电影的好处是,不必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比如不懂,或

周五的晚上,城市倾盆大雨。我后知后觉,因为在做梦。
跟着一个叫诺兰的导演,做了一场巨大完整而不消停的梦。
与旧识看电影的好处是,不必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比如不懂,或者需要不懂装懂。可以明确地坦白,有可能跟中国大地无数平民小百姓一般,不懂外国导演同志的逻辑和苦心。完全有可能,因为很多电影,其实我都未曾真正懂过。比如类似寂静岭等惊悚诡异片、比如骇客帝国等动作巨制,一概不在我智力范畴之内。所以,在一部电影之前,能够直面自己有可能的无知和人云亦云的愚蠢,应该不是件丢人或者跌份的事。
我确是抱着这样谦恭而略带瞻仰的像是探索人与自然的巨大奥秘一般,还怀揣着对弗洛伊德等伟人的敬畏之情,本着研究人类意识与主观能动性的满腔热情,虔诚地开始了我的探索之旅。
当然,抛去梦或者梦中梦或者盗梦等系列专业内容来说,我最想要先说的是,十几年前深情地站在泰坦尼克号上的面容白净的小青年。如今虽然人到中年,略有发福,甚至有点胡子拉碴,但依旧还是帅得无法可挡。看着这张脸,眼睛依旧迷人,表情或冷静,或暴怒,或深情,还是会让类似于我这等单身未婚大龄女青年深陷其中。但很遗憾的是,我已经明明白白地忘却了十几年前杰克同志的风采了。隐约记得他在船上夜晚灯光下落魄的表情,隐约记得他穿过进水船舱的一路呐喊,当然还隐约记得他与美女主角张开双臂迎风站立。但很遗憾,仅此而已。记得这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细节,真正地忘却了这张帅的令人心动的脸。但很庆幸地是,这张脸,在十几年以后,我看得真真切切,并重新爱上这张脸。历经十几年而能如此,怕是除了他,再不会有第二人了吧。
当然,接下来我就要说我看的这个梦了。
谁人能不佩服导演同志的丰富的想象力和一丝不苟的逻辑呢。
我跟所有花了七十大洋、五十大洋、或者跟我一样二十大洋的众多人一样,貌似看清了又貌似没看清他的梦。
电影一开始,就有意识流的开头,柯布同志衣衫褴褛在海滩上,并出现了自己孩子的幻象。这很容易让人想到,电影后面必定会出现类似中学语文课文里首尾呼应这一个写作手法的镜头,会成为电影的一个次线。虽然后面果然是如此,但还是原谅我能在电影一开始就联想到这么多乱七八糟。
电影真正开始,柯布和阿瑟对一个日本人下手,制造了一个真实的梦境,让我们大家都以为在一个梦里的时候,一个地毯告诉我们其实是梦中梦,而真实的部分是四个人同坐在一个火车车厢,当然,另外一个是年轻的在现实里喜欢看动漫的造梦师。
于是,一个巨大的盗窃扩建方案计划因为潜意识里的美女妻子和一个地毯而宣告失败。于是,又因为年轻造梦师的出卖和男主角为躲避追杀一心想要回家的强烈愿望。一流的造梦师与一流的日本人齐藤开始合作,各取所需。
按照故事的发展理论来讲,之前安排的这次盗窃和梦中梦的失败,只是一个铺垫。铺垫男主人公造梦的一流技术,铺垫和无所不能的日本人齐藤的合作,铺垫接下来一个完整的故事,不,确切说是一个完整的梦。好让观众开始习惯造梦的流程和理论,好让下面的这个梦有起因,有高潮,有结果,还有时间地点人物共六大要素。
时间就是老菲舍住院以及over前后。
地点就是悉尼飞往洛杉矶的飞机上。
人物有男主角柯布,他的老搭档我最喜爱的阿瑟,父亲的聪明女学生,长得酷似nba球星的我如今记不得名字的forger,搞笑的药剂师优素福以及日本游客齐藤。当然,最重要的,小菲舍,还有他的布朗宁叔叔。以及这些所有潜意识里可能出现的防御者。
起因,一个日本人为了表面上是国家利益但实际上谁知道是为了谁的利益而要达到的一个目的,即试图改变一个继承人的意志。或是根本不是说改变,是要试图将一个全新的从没有过的意志强加到某人的意识里。再即,让一个孩子违背原来的自己,放弃父亲的家业。如此简单,让我觉得,就为了这么个事,做这么大个梦,真是不值。
高潮,当然,最精彩的高潮就是这个巨大的美梦,几个人努力构造的美梦。使我不解的是,为何其实很简单的梦,让那么多人迷惑在其中,不知所谓。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所谓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所谓各人有各人的世界,各人有各人的梦。所谓,那首歌里唱的,是你想太多。
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多想和钻研的权利。要不谁为这个理论的世界贡献卓越的力量呢。谁为导演呕心沥血制造出来的超大场景和层层梦境买单呢。
当然,我能说出的,就是我看到的一个简单而真实的梦。我宁愿把它看得简单而温暖。
几个人苦心钻研又是造场景,又是用药的,为了进入一个三层但最后不得已多出不知是四层还是五层甚至还有人说六层的梦境。
真实的场景是,几个人坐在头等舱里心怀鬼胎,进入了第一个梦。
第一层梦境,就是漂泊的大雨,出现了意外的训练有素的防御者,齐藤的中枪只是为了引出穿越的理论,着实委屈这位游客了。所有人都按计划进入下一层了,留下了那个帅卷发开着车对着所有熟睡的人还能激动说出can you see的印度人优素福,我真是喜欢他,那么可爱憨厚的男人。我甚至在电影院里想,我现实生活中的老公要有如此抗击打能力和生存能力以及幽默能力该有多好啊。
第二层梦境,两个带数字的酒店房间和那个标志性的电梯。这里需重点说明的是电梯和电梯男,提醒着我们这是第二层梦境。我要着重说一下这位电梯男,这个有型到骨子里的男人帅到让人眼睛疼。看到他拖着绑成形的几个人的身体在没有重力的情况下来回游走的时候,我是佩服这个男人到五体投地。多努力,多精明啊。
第三层梦境,其余的同志们如愿又进入到了这一层,留下了我的帅电梯男。看着几个人和一些所谓的防御者在雪地里打得乱七八糟的时候,觉得导演同志可能也被梦搞乱了。反正是梦么,尽管打,怎么打胡打都行,反正梦里,谁也看不清谁,谁也不计较。谁还管他有没有阵仗或是有没有架势,又不是咱中国导演拍三国演义。按照原计划来说,大家到这一层就该大功告成穿回去了。但导演同志觉得梦到这还不太过瘾,于是,让男主角潜意识里纠结的妻子回来照着小菲舍就是一枪。当时看到这就觉得,这孩子真感情用事。用咱中国人传统的教育理念来说,从小组织上就教育我们要顾全大局,要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看看我们的邱少云同志就是典型的例证。在咱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内,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男主角一定是闭上双眼,勇敢地朝妻子就是一枪,然后嘴里还默念着祖国万岁。再不济,主角下不了决心旁边的女学生也应该是勇敢地拨开他开出这一枪。当然,这一枪换成了梅尔开,是必须也必不可少的。唯有如此,才能继续接下来的梦境。
计划外的第四层梦境,柯布带着女学生走到这一层,寻找妻子,寻找小菲舍,最后再寻找齐藤。在第一层的我们的优素福开着车子就要接近水面,在第二层的我们的电梯男紧张地准备制动爆炸的时候,在第三层的我们的nba球星forger和齐藤先生共同浴血奋战一个装爆炸装置一个奋勇杀敌的时候,我们的第四层的柯布竟然在和她的美女妻子温情动人忆苦思甜重温过去展望未来。顾不得前三层里的人拼死拼活,顾不得旁边还站着貌似醋意正浓的女学生。一对苦命鸳鸯竟然在最下一层极不稳定的梦境里风花雪月山盟海誓。当然,我们都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制造紧张,这就所谓的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好在女学生把小菲舍踢回上一层梦境然后看见了最后医院的场景。了解了一个父亲的心愿,了解了一个儿子的使命。虽然,这是几个人为他构造的梦境,但我们都认为这个梦很美,而且很真实。因为,我们都认为,其实这可以不是一个梦,这完全可以发生在现实生活里,这也告诉我们,所有的梦,都是我们对美好生活的想象。所有的梦,都有真实存在的理由和可能。好在女学生见机行事地还给梅尔一枪,迅速和在不同层次梦境的人们一同穿越了回去。
如果有第五个梦境,那就是柯布又努力地闯到了下一层即第五层,这就呼应了电影的开头。他从海滩爬起,被人带到一个满脸褶皱的老人面前。电影里的画面停留在柯布缓慢吃饭,老人徐徐开口的场景。那个十几年前大喊rose的痴情男孩如今蓄胡迟钝地坐在一个更为迟钝的老人对面,说着些回去还是不回去孤独或是悔恨的话,看来岂不令人感伤一番。
电影就在这个时候切回到了真实的场景,那个坐了一个美梦的飞机上。柯布醒来,与每个人一一照面,感觉或陌生或熟悉,他甚至也开始有点怀疑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真实。要说大家都纠结的是,原来大家也都混乱了,他是穿越回来了还是真的他还停留在梦境里。
我对自己说,为什么要想那么多。我就宁愿相信他是回来了。
他在飞机上看见与他并肩战斗过的伙伴,他们脸上都写了满足,感谢或是欣喜。他甚至看见齐藤先生已经打了一个电话,他确实是顺利地入境了他梦寐以求想要回来的城市洛杉矶。
这里的每个人都对他说,welcome,mr cobb。
然后他看见了他的孩子们,虽然看电影的时候我曾一度害怕那两个有好听声音的孩子会忽然回过头来。但结局了,孩子们回过头,我们看见两张明媚的笑脸,可爱得没话说。看见那个图腾在桌子上慢慢转,慢慢地变慢,甚至我就想到它会越来越慢以至于最后就停下了。
这是多么美好的结局,我就看见并该相信我看见的这个结局。
虽然我曾八卦地希望应该可以追加一些男主角与年轻造梦师女学生之间暧昧或者模糊以及可能与电梯男之间产生的三角恋等老套故事情节。
但电影就这么结束了,匆忙地结束了,柯布造完了他的梦,讲完了他的梦,然后回家了。
这不是很简单的一个故事么,很简单的一个梦么。为什么大家会纠结不清呢。
呵呵,或许我是不是还是个很单纯的人,这么容易化繁为简。
容易为里面导演故意安排的轻幽默而发笑。比如,要做梦,就做大一点;比如,少喝点香槟,就不会下雨了;比如,把航空公司买下来;再比如,穿着制服的女学生和一本正经的电梯男,他随意的一句,幸好你吻了我。
下面还要赘述的就是电影的次线,与主线共同贯穿整个故事的另外一条线索。柯布与他的娇妻相濡以沫刻骨铭心的爱情。
一对神仙眷侣,男才女貌,郎有情妹有意。结婚的时候,梦见美丽的场景,一起慢慢变老。我当时还是想起那首俗不可耐的歌,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心里还直埋怨外国导演同志剽窃我国传统的国粹文化精髓。神仙眷侣想是真的变成了神仙眷侣。他们在两人构造的美丽的梦里活了50年。用了50年构造了从小生活的地方,相识相爱然后生活的地方等等一个巨大的世界。不羡鸳鸯不羡仙说的就是这种生活吧。为了防止女人真的就安于这种生活,防止她就做着这样一个梦到永远而回不到现实,男人便想方设法告诉她,并第一次试用了inception,你生活的这个世界不是真的,这个魔咒成功地植入了女人的意识里。于是他们感同身受,终于以卧轨的方式回到了现实。然而,天公不作美的是,女人像疯了是的,并没有真正回到现实。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女人总归是傻的情感类动物。美梦做的太久,便信以为真了。难怪阿桑会哀怨地唱着,是谁,让梦做得太辉煌。真亦假时假亦真。哪一个女人,做了这么久的美梦,是终究不会再醒过来的。于是,在被别人一遍遍提醒残酷就是现实的时候,女人毅然决然地寻找自己的现实去了。虽然,我们都知道,她要找的现实是再也回不去了。
但如果换做是我们在梦里,是不是一样会认不清现实了呢。
你曾经陪我做过一个梦,我相信了这个美好的梦。是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不是真的,然后我就信以为真了。等我们真的回到现实以后,我却丢不掉我的梦。你移植给我的,是梦里的真相。我却把这真相渗透到了骨髓,带回了现实。
于是。我们就都在想,这个像紫罗兰般的有着深邃的蓝眼睛的女人,是被一个梦毁了,还是被一个真相毁了,还是被对一个男人的坚持一个男人的爱毁了。
总之,我们看到梅尔歇斯底里在天台边上对他说到,cobb,I jump ,can you with me。但柯布还是道,no, I can’t jump with you。这个时候,请原谅我滑稽地想起十几年前,jack 深情地对rose说到,you jump,I jump.
世事轮回,真是奇妙。
写完冗长的这么多废话,发现我甚至还没说它原来叫盗梦空间。
在每个人都在研究梦境与梦境之间有何具体联系,梦境与梦境如何解析的时候,我却絮叨着自己一厢情愿地认为的这个简单的梦。
我甚至突发奇想地认为,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盗梦,什么任务,什么计划,什么梦中梦。所有都是假的。只有最后几分钟是真的。柯布只不过在飞机上做了一个巨大的完整的而且不太消停的梦。当然,可以预见地在豆瓣上看到与我有同类型想法的同志们被骂得狗血喷头。
我说于与我同看电影的朋友说,就是一个梦。
他说,只是一场娱乐而已。
看吧,其实就是一场电影。没有改变任何我的生活,没有改变任何我的想法,我依旧是在电影散场的晚上,在大雨突袭后的城市街道上游荡,一个人步行回家。路过八里村,路过政法,路过我每日路过的长安南路。
能想起的是,来回晃荡的那张依旧很帅的老脸,仅此而已。
就是一场梦,一场梦后的城市,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就是一场梦,一场梦以后的人,依旧想着明天是否睡到自然醒,明天是否还可以像今天这般梦一场。
我忍不住还是想唱,早知道是这样,如梦一场。
甚是,梦一场而已,何必认真。

完稿时是写在自己电脑上的,由于不记得电影里所有人的姓名,暂以影片中的角色特点代为名的。呵呵!如下文。(其实没写过影评呢!权当讲故事啦!)

第1层梦境:逃亡者的盗梦之旅,柯布之梦。
整部电影,就是男主角柯布。多姆的一个梦,在梦中他化身造梦师,要完成一个大任务,才能回家。他有几位伙伴,优素福、亚瑟、伊姆斯,和他并肩作战的伙伴,其实都是他本人潜意识的化身(换句话说,柯布是一个精神分裂者)。他梦中的任务以及任务中的人,是柯布潜意识里对外来者的反抗。

    还没有看<盗梦空间>之前,就听到一些关于主人公最后是来现实还是梦境的讨论,以及陀螺或停或转的启示意义?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不过更准确地说是梦,是潜意识这样典型的弗洛伊德主题在吸引我。
    我们先回顾一下电影概要,其内容其实很简单,被警方认为杀害了自己妻子的柯布一直流亡在外不能回家,在流亡期间,作为造梦师的他接受了某个组织的任务,就是进入齐藤的梦境(潜意识)盗取一份绝密资料,不想齐藤早有防备,加上柯布潜意识中已过世的妻子梅尔的搅局,任务失败了。就在柯布与伙伴A准备出逃之际,齐藤表示如果柯布能帮他一个忙,那么让柯布回家只是一个电话的问题。为了能早日回家与孩子们团圆,柯布答应了齐藤。原来齐藤想让柯布在能源公司继承人小菲舍的思维里植入一个想法,那就是解散其父亲缔造的能源帝国。
    不过,“植入想法”,在柯布的伙伴那里都被认为是不太可能的事,但心怀秘密的柯布却坚持要做。接下来他指导岳父推荐的女学生完成了三层梦境的设计,为了加固稳定梦境让其间的人们不容易醒来,他还找来了一流的镇静剂配制师。另外加盟的还有一位模仿高手。原本柯布并不打算让女学生进入梦境,但女学生称柯布的潜意识层中带有危险因素,需要有人起到监察作用(呵呵,这个角色的作用倒象是前意识系统的作用了)。一切安排妥当后,这一行6人柯布、齐腾、女大学生、药剂师、模仿高手,伙伴A登上前往洛杉矶的飞机,成了小菲舍的邻座。飞机上柯布借还护照并表示安慰之际,在小菲舍的水杯中加入镇静剂。自此7个人开始了梦境之旅。梦境中的情节就不多累赘了,但有几个节点需要清晰:
    第一层的梦境自飞机机舱进入,进入场景是雨中小菲舍被假扮出租车、匪徒的柯布一伙挟持,目的是让小菲舍见到由模仿高手扮成的皮特叔叔,相信父亲的密码箱中存在另一份秘密遗嘱。不过这一层中出现了意外,那就是齐藤胸口遭到抢击,但由于过重的镇静剂作用,他不会从梦中醒来,可随同进入第二层第三层梦境,直至到达潜意识的边缘。当然这一层,柯布潜意识层中的危险因素也没有消停,突如其来的火车,让同伴们都意识到了前方的不确定性;
    第二层梦境自挟持菲舍的面包车开始,药剂师被留在第一层,以起到发送音乐信号通知大家一起通过穿越回归现实的任务。这一层的进入场景是在酒店。目的是让小菲舍相信为了不让自己看到遗嘱内容是皮特叔叔导演了刚才的挟持事件,同时柯布告诉小菲舍他正在被人盗梦,但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进入皮特叔叔(这个是小菲舍潜意识层中的形象了)的梦中看那份遗嘱。小菲舍同意了。伙伴A被留在这一层,带领休眠中再次被休眠的大家等待音乐信号一起穿越回归。
    第三层梦境自酒店的528房间进入,进入场景是雪地里守护森严的别墅。这次的进入者这就剩下柯布、小菲舍、女学生、模仿高手和奄奄一息的齐藤了。眼看小菲舍快要进入到别墅内部,突然梅尔(又是柯布的潜意识)出现了,她击中小菲舍,并且在柯布赶到之前带走了小菲舍。这个意外的出现不得不打乱了柯布的计划。于是模仿高手留在这一层,等待音乐信号穿越回归。由柯布和女学生去往计划外的第四层梦境。当然留在这一层的还有已经在潜意识边缘的齐藤。
    第四层梦境其实就是柯布的潜意识,因为只有那里才能找到梅尔以及被梅尔带走的小菲舍。也就是由于这一层女学生的完全进入,柯布压抑在心底的秘密才真正被倾诉被释放。原来柯布和梅尔曾经共同研究并缔造了属于一家人幸福的梦中世界,他们在梦中共同生活了50年,恩爱至白头。之后,柯布想从梦中醒来,而梅尔却不肯,于是柯布只得在梅尔的思维里植入了一个念头,大意是只有死才能获得解脱回到真实世界,就这样柯布和梅尔通过在梦里卧轨自杀在现实世界中醒过来了。然而那个关于死亡关于真实世界的想法却在梅尔的思想中根生下来,她最终把现实当成了虚幻,而把虚幻当成了真实,为了回到梦中世界,她要求柯布与他一起自杀,并且在柯布的眼前跳楼自杀了。柯布清楚是自己那个“植入”的做法害了梅尔,是它改变了梅尔,毁了梅尔的一生。在柯布心中有了沉重的罪恶感,使他一直不能原谅自己。在他故事讲完的同时,他也做出了选择,以后不再会回到这一潜意识层面来陪“梅尔”的影子,在“梅尔”的愤怒中,女学生枪杀了“梅尔”。梅尔从此不再是柯布的恶梦。说到这里其实一直作为本片暗线索的柯布的秘密就完全清晰了。而小菲舍也顺利被解救回到上一层梦境,且在梦中看到了临终前的父亲,看到了那份传说中的秘密遗嘱,听到父亲说希望他走不一样的路。至此,我们可以知道柯布他们已经成功地完成了齐藤交代的任务:在小菲舍的梦中也就是潜意识中种下一个思维“不会重复父亲的角色,要做自己”。
就在作为穿越信号的音乐声再次想起,第一层梦境中面包车即将触到水面,第二层梦境中电梯间即将坠毁,第三梦境中别墅即将爆炸之际,第四层梦境中,柯布对女学生说让她先回去,自己去找已经在潜意识边缘的齐腾。于是接下来个镜头就是人们自水中各自醒来(第一层梦境)爬出面包车外,除了车上的齐藤和柯布。
    再下个镜头,也就是电影开始的画面,柯布被海边的岗哨发现。这其实是第五层梦境,内容是说柯布找到了在潜意识边缘的齐藤,此时的齐藤已是老态龙钟,面如枯藤啊。导演在这里没有交代第五层的梦境谁是目标脑,但从海边防御者来看,我以为这是柯布进入了齐藤的潜意识,呵呵,潜意识边缘的人会感觉到苍老吗?我曾好奇猜测那些脑部受过伤的植物人或者刚出生的婴幼儿,他们的意识是不是正游离在宇宙混沌之初,或者就在茫茫宇宙中,无象无形呢?话题扯远了。呵呵,看到齐藤握枪的手,大家应该知道他是与柯布一起回来了!只不过他们直接穿越回归到了梦开始的地方——飞往洛杉矶的飞机上。争开眼的柯布,急切地寻望身边的每一个人,尤其是他最后一个带回来的齐藤,还在恍惚中的齐藤在接触到柯布的目光之后,立即拿起手机打电话,因为这是他的承诺——让柯布回家。可敬的岳父,可爱的孩子,柯布回来了。
    陀螺照样旋转,无论梦里还是现实里,只要你想让它旋转,你就会随同你的生活一起旋转。我以为这部影片里,陀螺的作用是为了烘托剧情氛围,当然你也可以当它是脑劲急转弯里的无关信息,承担干扰你思维能力的效果。而这部影片真正想要探讨的仍旧是心理学上的老话题,即梦与潜意识与意识,以及与人格的关系。不过以往有很多影片都是直接从解析梦开始,解析人的性格、了解人的所欲所求这个角度来看,例如我大学时候最喜欢的一部心理悬疑片《爱德华的大夫》便是如此,而这部影片则反过来把人的所欲所求放进人的梦里,进而影响人的潜意识,影响人格态度,例如影片中使用了“植入想法”这一概念。当然你看到“植入”两个字,或许马上会想到芯片,磁体等字眼,不错那是电影故事中的另一种思维介入手段(可能真有机构在研制这些玩意噢),但这部影片讨论的只是人体自身的机能,它在表面上讲述的是一个商业间谍行为,实质上就是我在文章开头就提到过的典型的弗洛伊德式主题。我们知道在弗洛伊德看来,人格中的本我部分与潜意识有关,它包括人基本需要的直接满足,包括性本能以及攻击本能,这部分人格根深蒂固却不会轻易为人的意识所察觉,除非个体经历过重大的极端的打击,既然这部分人格被压抑了,它就需要有它自己的出口,如果它得不到释放,那么人的精神就会出现麻烦,甚至患上严重的精神疾病,所以它通常会乔装打扮,以隐喻的形式出现在梦里,梦是潜意识的出口。是出口当然也就是进口啦!本片编剧以此为依据逆向思维,故而有了“植入想法”这一总纲要。值得一赞的是,本片作为一部心理学探究影片,在细节方面还是非常注重的,例如为了找到让小菲舍解散能源公司的理由,柯布他们的设计从小菲舍与其父亲的父子关系不好着手,没有强调其对与母亲过世父亲冷漠态度之怨恨,而是抓住了小菲舍心中并不曾真正缺失的爱与独立,通过老菲舍临终关于失望的阐述表达了:不要重复做别人,做自己。再例如柯布梦里的梅尔每次出现时都带有着破坏性、攻击性以及诱惑性,这正是柯布潜意识层里对自己的惩罚,在梅尔身上,有着柯布深沉地爱更有着无法解脱的罪恶感自责感。这样的细节还很多,包括女学生类似前意识地监察角色,……我不多说啦,总一句话:很好看!

盗梦者是日本人和女学生阿德涅。在这一层梦里,女学生是岳父介绍来的,她曾经三番五次地跟随柯布(也就是柯布),进入梦境。窥视他内心的纠结和痛苦。后来,她也成功说服柯布带她一起参加行动。而日本人,其实是岳父的化身(还记得伊姆斯可以轻易化身成为富二代叔叔吗?)他给了柯布一个任务,也是一个可以回家的方法。目的在于说服柯布 “回到现实世界。”注意,日本人和女学生都是自告奋勇参加行动的。

第2层梦境:下着大雨的城市,优素福之梦。
梦的主人是药剂师优素福——刚进入梦境时,同伴们向他打趣:“开始做梦前也不上个厕所”“他就是一看见免费香槟就忍不住。”在这一层梦境中,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那辆凭空开来的火车来自于柯布的潜意识,因为他无法控制它。
这一层梦境里,齐藤就身负重伤。这是岳父的一个埋笔,好保证自己最后进入柯布潜意识边缘时候,不被柯布怀疑。

第3层梦境:酒店的某个房间,亚瑟之梦。
梦的主人是小帅哥亚瑟,一开始大家就打趣说上次盗梦行动出现的美女。果然在酒店中,富二代一开始就在酒店里和美女对话。在这一层梦境中,柯布非常巧妙地告诉了目标人物费希尔他就在梦中,并利用这一点让他放下戒备,随自己进入下一层梦境。这一层的目的就是减轻费希尔的警惕,为下一层中给他植入思想做准备。

第4层梦境:雪山中的医院,伊姆斯之梦。
这是柯布团队设计的最终梦境,并把它伪装成了费希尔的教父彼得•布朗宁之梦。费希尔之所以最后会接受了植入的思想,主要是因为在这个梦中,他见到了临死前的父亲,并发现他本来要说的不是“对他很失望”,而是经过伊姆斯修改伪装过的“我很失望你想成为另一个我”。再加上同样是添加进来的纸风车道具——这显然是老费希尔送给他的童年玩具,代表着父亲对他的爱和期待。被触动了最深处的费希尔最终把植入的思想和自己希望父亲认同的内心动机结合了起来,完成了这次Inception。
在这一层梦境里,菲舍尔受重伤,女学生提议进入更深层次的梦境。也就是引导柯布进入更隐秘的潜意识,探究他对梅尔的心结究竟在哪,并帮助柯布解开心结。

第5层梦境:悬崖岸边的城市,柯布与梅尔建成的混沌边缘。
这个世界,是他和梅尔的世界。在这里储藏了柯布和妻子共同生活的所有回忆。这一次,柯布接受女学生陪他一起去寻找梅尔还有菲舍尔。为了完成任务,回到家中。柯布终于说服自己用枪把梅尔击毙,这之后,他对梅尔说:“我无法忍受对你的思念。我们曾经一起度过快乐的时光,但是我现在必须让你走,放下你了。”
而女学生离开这一层梦境时,特地提醒柯布,“千万不要迷失自己,要找到齐藤,并把他带回来。”

第6层梦境:潜意识边缘。
在柯布的潜意识边缘,他见到了白发苍苍的齐藤。(这里和电影开头一样,再次证明这是一个梦!!!)从上次见到白发的齐藤,到在潜意识里见到他之间,都是齐藤植入的梦。在与白发苍苍的齐藤对话中,柯布说出了岳父给他植入的想法,“这不是真实的世界。我是来带你回去的,和我一起回家吧。”

回到第1层梦境:
柯布醒来,日本人在飞机上马上打了电话。下了飞机以后,机场好几个工作人员都说了同一句话,“欢迎回家,柯布先生!”此时,柯布认同自己是柯布先生。并且在岳父的带领下,回到了家中。在这里柯布终于见到了久违逢面的儿女,他抱起儿子问儿子,“你好吗?你在做什么?”孩子回答,“爸爸,看看我在做什么?我在悬崖上用石头造了一座房子。”这和第5层梦境里面的场景一样,证明孩子也是柯布潜意识里的人物,不是真的。
这时镜头定格在桌上,陀螺还在转,也暗示这一切还在梦中。

再回到第0层梦境:
电影开头,柯布躺在海滩上,就像他的梦中出现的一样。有一个日本人拿枪指着他,然后把
他带到白发苍苍的齐藤面前。齐藤说,很久以前我曾经在梦中认识一个人,这个人拥有一些疯狂的念头。齐藤说的人就是柯布,这个疯狂的念头,就是潜入他人梦中,改变别人的意识。(这也是岳父教他的。)

在第1层梦境里,柯布去找岳父,岳父说,“我在做的都是你教我的。”岳父说,“我从没有教你做小偷。”后来,岳父又在恳求他,“回到现实来吧!孩子们需要你。”

现在明白,整部电影就是柯布的一个梦,在这个梦里,又有第1层梦境,第1层梦里出现第2,3,4,5,6层梦。其中,第5层梦就是第0层,这里的人物只有齐藤和柯布两个人。也就是岳父和柯布。岳父要通过梦境,说服柯布回家,回到现实当中,而不是沉迷在失去妻子的悲伤中。更不要为了和妻子要白头偕老的诺言,而迷失自己。第2层梦境结束前,菲舍尔也说,我终于明白了,父亲是希望我过自己的生活,不是为任何人而活着。

所谓,南柯一梦,醒来已百年。

编辑:娱乐资讯 本文来源:南柯一梦,随便写写的

关键词: